专家:许多耳熟能详的疾病 医学手段都无法治愈

中国青年报

“人体太复杂了。医学科学目前知道它可能与人体的实际情况有很大不同。我们可能只知道人体的1%甚至1%不是。”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在谈到医学局限时,五位导演詹庆元对此有了深刻的了解。 “人体中的任何细胞都比计算机复杂得多,更不用说人体是由无数细胞组成的复杂系统。”

詹庆元说,经过无数代的努力,现代医学已经控制了许多疾病。例如,许多传染病基本上可以实现早期预防。对于一些需要住院治疗和门诊治疗的患者,即使是早期肿瘤患者,现代医学也会使用一些药物,手术和介入治疗来彻底治愈患者。 “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也是最有希望的。现代医学努力的目标。”

根据多年的临床工作经验,詹庆元告诉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公众对医学抱有很高的期望,并且一直认为大多数疾病都可以治愈。然而,“医学不是万能药,医学甚至很无奈。例如,最常见的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病,肿瘤等,这些疾病都无法治愈。”

虽然可治愈的疾病有限,但现代医学已经开发出相关疾病的预防方法。面对现代医学的无助,这是普通大众必须认识到和能做的事情。詹庆元说,从一个人尚未出生的筛查工作来看,预防吸烟和肥胖等高危因素是现代医学给出的方法。

然而,由于人们对医学的高度期望,他们低估了预防在维持生命和健康方面的作用。詹庆元认为,目前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如饥饿的饮食,不规律的生活,不注意运动等。当患者到医院时,他们会发现难以治疗疾病,同时,他们将花费大量的医疗费用。在詹庆元看来,正常的生活,坚持健身和定期体检都非常重要。

与危重病人的长期接触使詹庆元觉得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健康是所有幸福的载体。然而,人们不可能永远有健康,死亡终将来临,詹庆元说,面对死亡,他现在看到的比较简单,“生命就是死亡,面对死亡,每个人都无法逃脱”。

因此,如果家庭到了生命的尽头,詹庆元不会让他们去医院进行延长生命的治疗,而是更喜欢姑息治疗,希望家人在死后痛苦减轻。

然而,现实情况是,尽管詹庆元会告诉病人及其家属这些建议,仍然会有很多病人依靠机器和设备在他所负责的病房维持生命。一名患者一直在呼吸机上生活了九年。这位90岁的病人通常独自躺在病房里。他的孩子们在春节期间只去过他一次。其余的时间他在国外工作。

詹庆元说,核心原因是死亡教育的弱点。詹庆元也是北京协和医学院和首都医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他回顾了自己的教育经历,并说:“在我的小学教育中,几乎没有任何死亡教育。在大学期间,因为我是一名医科学生会有一些分散的内容,但其他大学教育学科的死亡教育却很少。

“因为我们大多数人不相信宗教,所以他们对死亡持有可怕的态度。”这种态度蔓延到患者的终末期治疗,并且将有一些治疗选择,只能在生命的长度内放弃生活质量。事实上,对于这些患者来说,现代医疗技术可以发挥非常有限的作用。在某些医疗资源的情况下,这些患者持续的低生活质量将不可避免地占据其他患者的医疗资源。

詹庆元将教育他的孩子关于死亡。当孩子们五六岁的时候,他们一起看动画片《小鹿斑比》。当看到班比父亲去世时,詹庆元告诉孩子他的父亲将来会死。后来,当家里的其他亲属去世时,他会把孩子带到过去,让孩子们看到死亡的过程。 “我认为这是正常的,因为每个人都会死,但学校里没有相关课程告诉孩子们。你应该让孩子明白这个事实,因为当你面临死亡时,你就会知道如何过好日子。 “

当公众明白现代医学可以治愈的疾病非常有限时,他们会更加注重预防,这也是美好生活的重要方面。 (记者刘玉荣)

收集报告投诉

中国青年报

“人体太复杂了。医学科学目前知道它可能与人体的实际情况有很大不同。我们可能只知道人体的1%甚至1%不是。”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在谈到医学局限时,五位导演詹庆元对此有了深刻的了解。 “人体中的任何细胞都比计算机复杂得多,更不用说人体是由无数细胞组成的复杂系统。”

詹庆元说,经过无数代的努力,现代医学已经控制了许多疾病。例如,许多传染病基本上可以实现早期预防。对于一些需要住院治疗和门诊治疗的患者,即使是早期肿瘤患者,现代医学也会使用一些药物,手术和介入治疗来彻底治愈患者。 “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也是最有希望的。现代医学努力的目标。”

根据多年的临床工作经验,詹庆元告诉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公众对医学抱有很高的期望,并且一直认为大多数疾病都可以治愈。然而,“医学不是万能药,医学甚至很无奈。例如,最常见的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病,肿瘤等,这些疾病都无法治愈。”

虽然可治愈的疾病有限,但现代医学已经开发出相关疾病的预防方法。面对现代医学的无助,这是普通大众必须认识到和能做的事情。詹庆元说,从一个人尚未出生的筛查工作来看,预防吸烟和肥胖等高危因素是现代医学给出的方法。

然而,由于人们对医学的期望过高,他们鄙视预防在维持生命和健康方面的作用。詹庆元认为,非常普遍的现象是胡吃海赛,生活不规律,不注意运动等等。在患者到达医院后,他会发现很难治疗这种疾病,同时也会花费很多。医疗费用。在詹庆元看来,正常的生活,坚持健身和定期体检都非常重要。

与危重病人的长期接触使詹庆元觉得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健康是所有幸福的载体。然而,人们永远不能拥有健康,死亡将会到来。詹庆元说,面对死亡,他现在看起来比较简单。 “生命就是死亡。面对死亡,每个人都无法逃脱。”

因此,如果家庭到了生命的尽头,詹庆元不会让他们去医院进行延长生命的治疗,而是更喜欢姑息治疗,希望家人在死后痛苦减轻。

然而,现实情况是,尽管詹庆元会告诉病人及其家属这些建议,仍然会有很多病人依靠机器和设备在他所负责的病房维持生命。一名患者一直在呼吸机上生活了九年。这位90岁的病人通常独自躺在病房里。他的孩子们在春节期间只去过他一次。其余的时间他在国外工作。

詹庆元说,核心原因是死亡教育的弱点。詹庆元也是北京协和医学院和首都医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他回顾了自己的教育经历,并说:“在我的小学教育中,几乎没有任何死亡教育。在大学期间,因为我是一名医科学生会有一些分散的内容,但其他大学教育学科的死亡教育却很少。

“因为我们大多数人不相信宗教,所以我们害怕死亡。”当这种态度传播到患者的阶段治疗时,将有一些治疗方案可以放弃生活质量,只能延长寿命。事实上,对于这些患者来说,现代医疗技术可以发挥非常有限的作用。在某些医疗资源的情况下,继续这些患者的低生活质量将不可避免地占据其他患者的医疗资源。

詹庆元将为他的孩子们提供死亡教育。当孩子们五六岁的时候,他们一起看动画片《小鹿斑比》。当他们看到Bambi的父亲去世时,詹庆元告诉他们,他的父亲将来也会死。后来,当其他家庭成员去世时,他会带着他的孩子和他一起向他们展示死亡的过程。 “我认为这是正常的,因为每个人都会死,但是没有学校的儿童课程。孩子们应该明白这个事实,因为当你能够平静地面对死亡时,你就会知道如何过好。

当公众明白现代医学可以治愈的疾病非常有限时,他们会更加注重预防,这也是美好生活的重要方面。 (记者刘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