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一个人不能红得太久

  

  “我的普通话不好。”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戴建业,总爱自嘲自己的普通话。因为普通话不好,他错失过上《百家讲坛》的机会;因为普通话不好,他曾被领导喊去谈话。领导想把他调离教学岗位,去“搞行政”。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古代文学学科带头人戴建业接受采访

  谈话的时候戴建业着急了,跟领导顶了起来:“我的普通话不好,你怎么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呢?”

  没想到的是,他的一口湖北麻城普通话,却在2018年火了。他讲解盛唐诗歌的视频被上传至短视频平台“抖音”之后,当日点击量迅速突破2000万次,一下子超过不少名人的戴建业,这次也成了名人。

  随后,他上课的视频不断被放上网,热度越来越高。他幽默点评陶渊明、李白、孟浩然的段子,在网络上随处可见;他也开设了自己的新闻平台账号,不断分享自己的个人生活与随笔感受。

  “我现在其实有点累了,走在路上总有人认出我。”有一次去上海,有人认出了他,就在身后模仿他的段子——“找仙人,采仙草,炼仙丹”。

  " data-lazy="1" data-height="423"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其实我想归隐,写书。”在成为短视频“网红”一年后,戴建业这么说。

  戴建业这一年很忙,他参加了不少讲座和活动;当然,他也一如既往地给学生们认真上课。

  " data-lazy="1" data-height="1029" data-width="830" width="830" height="auto">

  “我现在凌晨2点之前没法儿睡觉。”戴建业在多个场合,都不讳言自己为什么愿意参与社会活动。“我的夫人得了癌症,药品很贵。”

  他不掩饰自己,比如他说自己不是什么所谓的模范丈夫,“年轻时经常和夫人吵架,觉得自己是不是选错了人。”后来,夫人得了病,他天天陪伴夫人。今年戴建业63岁了,常俯在夫人耳边,对她说“我爱你”。

  如果说诸如《百家讲坛》等电视节目带火了一批有知名度的名师,那么戴建业就属于短视频带火的名师。其实和戴建业讲课视频同一批传上网的短视频中,包括不少已经颇有名气的教授学者,但戴建业是观看量最高的一个。

  “看来还有人喜欢我的普通话。”他这么分析原因。

  短视频特殊的传播路径,让幽默短小的“段子”更利于扩散。戴建业很乐意用短视频去展示知识,“短视频能很快让人感兴趣,作为一个入门的途径。兴趣很重要,没有兴趣,什么也读不下去。”

  同时,戴建业又有着“传统”的一面,“我最爱的还是写东西,短视频还是有局限性的,还是应该看书,书里有复杂的东西。”

  今年8月,他的九卷本“戴建业作品集”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其实,这并不是因为短视频火了,才“反哺”了写作。“我早就拿版税了,我那本《澄明之境——陶渊明新论》再版了好几次,一直是畅销书榜前列。”这次他出版的作品集,有不少都是再版。

  " data-lazy="1" data-height="702"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我想过几年就退出江湖,把互联网上的账号都关掉,归隐起来写书。”戴建业看来,他真正有想法的内容,还是适合写在文章里。他崇拜王夫之,“王夫之了不起,隐居起来却写了那么多了不起的书,学者就该这样。”

  “有一次我说一个有点专业的笑话,现场没什么反应,结果过了几天,有个学生跑来和我说,‘戴老师,你那个例子太好笑了’。阅读就是这样,它是需要门槛的,也是需要点时间的。深奥的东西,还是要买书,要反复读。”

  " data-lazy="1" data-height="1293" data-width="750" width="750" height="auto">

  戴建业几乎一生都是一个“斜杠”。

  高考的时候填志愿,他的老师就来自于华中师范大学,于是他就跟着老师报了华中师范大学。

  戴建业参加的是1977年的高考。当年高考不公布分数,不公布录取线,开始只有一个初录名单,通知体检和政审,最后由录取学校发通知。四十多年后,他才知道了自己的高考分数,289分,而当年的北大录取分数线是270分,华中师范大学的分数线是190分。

  最早,戴建业感兴趣的是数学,却因为冒名抄了几首诗,而在当地名声大噪,被鼓动着报了中文系。

  结果上了大学之后大失所望,在戴建业看来,中文实在太无聊了,一度想退学,重新读数学,却被母亲“以死相逼”,从而在研究文学的路上走到了今天。

  " data-lazy="1" data-height="216" data-width="205" width="205" height="auto">

  “我硕士的时候还去自学高等数学《集合论》。这本书让我彻底死了读数学的念头,那时候发现是真的做不出来了,不是什么事都可以重头再来的。”

  令人意外的是,戴建业研究中国古典文学,但又对英语短文(essay)很感兴趣,平时爱翻译一些文章。在新出版的书里,就有自己翻译的作品。

  或许正因为有着不少“斜杠”经历,让他对很多事物抱着一个开放的心态。他不抵触互联网事物,从博客到短视频,几次互联网发展的风口他都赶上了,并且成绩不俗。

上的《结婚吧》——“鸳鸯不独宿,人干吗要单身”。他用调侃的口吻奉劝青年男女结婚,一连写了9篇。

  " data-lazy="1" data-height="703" data-width="575" width="575" height="auto">

  “在网上写文章需要勇气的,很多人都会挨骂,但骂我的真的不多。”戴建业写文章,没架子、爱自嘲,总有一种轻松自如的态度。无论赞不赞成他的观点,都很难在他圆融的态度面前剑拔弩张。

  “国外有句谚语:‘每个人衣橱里都有一具骷髅。’人都不是完美的,所以对人的要求也不要太苛刻。”或许正因为如此,戴建业格外有人缘。在一次学术座谈会上,曾有一位同行,把在座的学者都批评了一遍,唯独到戴建业那儿,说“戴建业,我就不批评你了”。

  有意思的是,戴建业也很有观众缘。“演讲一结束,很多比我有名得多的人,说完就走了。但和我合影的特别多,有时照相要照几十分钟。”

  戴建业这么定义自己——“我就是一个不会讲普通话的大学老师”,作为一个曾经上过数次热搜、制造诸多段子的网红,他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写出好的学术专著,超过他的《澄明之境》。

  “一个人不能红得太久,太久可能就毁了。任何人要是一直在聚光灯下,什么事也干不成。”戴建业说。

  " data-lazy="1" data-height="600"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采访:王子墨 王远方 卢璐

  摄制:卢璐

  设计:孙金行

  责编:王子墨

王远方 常莹 孙岱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