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张蕴岭:RCEP是个好平台

盘古智库我想在3天前分享

这篇文章约有1900个单词,阅读后约5分钟

7月22日至31日,第27轮区域全面经济合作协议(RCEP)在郑州举行,RCEP部长级会议于8月2日至3日在北京举行。作者普遍对RCEP谈判持乐观态度,并指出RCEP需要考虑两个基本现实:首先,大多数成员都是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市场开放和改善整体经济发展环境。其次,区域经济基于互联网络,区域市场需要从外部转移到外部,从外部转移到外部。

作者是盘古智库咨询委员会的高级顾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部主任张云玲。该文来自《世界知识》2019年第16号。

7月22日至31日,第27轮区域全面经济合作协议(RCEP)在郑州举行,RCEP部长级会议于8月2日至3日在北京举行。这两次会议非常重要,因为他们今年宣布他们将在今年完成。 RCEP谈判。根据目前公布的信息,完成了2/3的市场准入谈判;在规则谈判方面,金融,电信和专业服务三个内容新完成,各方就80%的协议文本达成协议,情况变得更加乐观。

RCEP于2012年启动,由16个国家组成(东盟10个国家+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6个国家)。议程由东盟领导。最初,东亚自由贸易区(EAFTA)是在“10 + 3”(东盟+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框架内建立的,但日本不同意并坚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印度参与(10 + 6) 。由于存在差异,东亚自由贸易区进程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 2009年,美国宣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领导,四个东盟成员国参与,这使东盟感到紧张,并担心东盟会分裂。因此,东盟迅速计划了RCEP议程,并决定以“10 + 6”框架启动RCEP谈判。东盟倡议得到了中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六国的支持,因此正式程序于2012年启动。

面对TPP的压力,东盟希望在短时间内结束RCEP谈判,但谈论起来要困难得多。面对TPP的高标准,RCEP也取得了很高的定位,但由于参与成员众多且发展水平差异很大,尤其是印度的参与,很难达到一揽子高水平。水平公开协议。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退出了TPP,日本率先制定了一项不包括美国的全面和渐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当然,RCEP也有很高的要求。因此,RCEP谈判进展缓慢。

但是,从实际需求和影响的角度来看,RCEP的优势在于其他自由贸易区的安排难以取代。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背景下,RCEP具有重塑东亚生产网络和对美国单边主义施加压力的作用。因此,在很多场合,RCEP的所有各方都表示有必要加快谈判并努力在2019年底之前达成协议。在我看来,要真正达成协议,我们需要就若干问题达成共识:一,定位温和,目标应该是高标准,但要逐步向前推进,我们可以先达成基本协议,主要是市场开放领域。达成共识以开始实施;在实施方面,有针对性的安排是有针对性的。其次,与过去过度强调市场开放不同,RCEP应该把重点放在东亚经济区的建设上。因此,除了开放市场外,建立经济运行网络,建立区域合作法规,包括金融机制和监管机制,更为重要。 RCEP需要考虑两个基本现实:第一,大多数成员都是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开放市场和改善经济发展环境。第二,区域经济以互联网络为基础,区域市场需要以外向为导向。内部和外部整合和均衡的结合。因此,RCEP建设必须具有新的思路和区域特征。这就是为什么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在RCEP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强调,市场转移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寻求共同点,同时保留规则上的分歧,导致后续谈判取得成果。

有些人担心即使讨论RCEP也是“低质量”。事实上,自由贸易区的质量不能仅通过市场准入来衡量,需要综合指标。有观点认为,自由贸易区的最佳安排是实现“三零”(零关税,零补贴,零障碍),这是不现实的。事实证明,市场开放也会产生副作用,例如导致市场上获胜者的垄断,弱势群体的排斥,要素资源流动的不平衡等等。在一个国家和国家之间都是如此,需要考虑总体平衡。在一定程度上,“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的兴起与无法解决这些问题有关。在新形势下,RCEP协议应尽量减少这些问题可能产生的副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市场的开放主要是由多边机制(GATT/WTO)推动的。然而,实际上,在多边层面推动世界市场的深度开放越来越困难,包括监管建设,就像多哈回合一样。如今,尽管美国的单边主义,世界贸易组织的启动,双边替代方案的使用(包括将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区域转变为“梅梅加协定”的双边特征,退出TPP等)。 ),但区域开放趋势不是更少。例如,最近已宣布的大型自由贸易区已经完成:欧日关系伙伴关系协定,欧盟 - 土耳其自由贸易区协定,欧盟 - 南自由贸易区(EU-MERCOSUR)协议,非洲自由贸易区等等,它很抢眼。欧亚自由贸易区谈了20年,突然加速了。非洲自由贸易区决定采用“愿意继续”的方式,这表明开放式发展仍是大势所趋。

推动RCEP在今年完成谈判,中国的作用值得关注。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发挥了主导作用,加速RCEP谈判的希望很大。目前,中国正在与美国进行艰难的贸易谈判,而美国对中国的要价很高,这可能对RCEP谈判有利。如果中国可以为RCEP提供高级别的公开名单,它可以发挥主导作用。最近,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中国坚持开放发展的大方向是不可动摇的。这既是对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需要。承诺实践,RCEP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

相关阅读

收集报告投诉

这篇文章约有1900个单词,阅读后约5分钟

7月22日至31日,第27轮区域全面经济合作协议(RCEP)在郑州举行,RCEP部长级会议于8月2日至3日在北京举行。作者普遍对RCEP谈判持乐观态度,并指出RCEP需要考虑两个基本现实:首先,大多数成员都是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市场开放和改善整体经济发展环境。其次,区域经济基于互联网络,区域市场需要从外部转移到外部,从外部转移到外部。

作者是盘古智库咨询委员会的高级顾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部主任张云玲。该文来自《世界知识》2019年第16号。

7月22日至31日,第27轮区域全面经济合作协议(RCEP)在郑州举行,RCEP部长级会议于8月2日至3日在北京举行。这两次会议非常重要,因为他们今年宣布他们将在今年完成。 RCEP谈判。根据目前公布的信息,完成了2/3的市场准入谈判;在规则谈判方面,金融,电信和专业服务三个内容新完成,各方就80%的协议文本达成协议,情况变得更加乐观。

RCEP于2012年启动,由16个国家组成(东盟10个国家+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6个国家)。议程由东盟领导。最初,东亚自由贸易区(EAFTA)是在“10 + 3”(东盟+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框架内建立的,但日本不同意并坚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印度参与(10 + 6) 。由于存在差异,东亚自由贸易区进程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 2009年,美国宣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领导,四个东盟成员国参与,这使东盟感到紧张,并担心东盟会分裂。因此,东盟迅速计划了RCEP议程,并决定以“10 + 6”框架启动RCEP谈判。东盟倡议得到了中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六国的支持,因此正式程序于2012年启动。

面对TPP的压力,东盟希望在短时间内结束RCEP谈判,但谈论起来要困难得多。面对TPP的高标准,RCEP也取得了很高的定位,但由于参与成员众多且发展水平差异很大,尤其是印度的参与,很难达到一揽子高水平。水平公开协议。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退出了TPP,日本率先制定了一项不包括美国的全面和渐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当然,RCEP也有很高的要求。因此,RCEP谈判进展缓慢。

但是,从实际需求和影响的角度来看,RCEP的优势在于其他自由贸易区的安排难以取代。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背景下,RCEP具有重塑东亚生产网络和对美国单边主义施加压力的作用。因此,在很多场合,RCEP的所有各方都表示有必要加快谈判并努力在2019年底之前达成协议。在我看来,要真正达成协议,我们需要就若干问题达成共识:一,定位温和,目标应该是高标准,但要逐步向前推进,我们可以先达成基本协议,主要是市场开放领域。达成共识以开始实施;在实施方面,有针对性的安排是有针对性的。其次,与过去过度强调市场开放不同,RCEP应该把重点放在东亚经济区的建设上。因此,除了开放市场外,建立经济运行网络,建立区域合作法规,包括金融机制和监管机制,更为重要。 RCEP需要考虑两个基本现实:第一,大多数成员都是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开放市场和改善经济发展环境。第二,区域经济以互联网络为基础,区域市场需要以外向为导向。内部和外部整合和均衡的结合。因此,RCEP建设必须具有新的思路和区域特征。这就是为什么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在RCEP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强调,市场转移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寻求共同点,同时保留规则上的分歧,导致后续谈判取得成果。

有些人担心,即使有人讨论过RCEP,它也是“低质量”的。事实上,自由贸易区的质量不能仅用市场准入来衡量,需要综合指标。有观点认为,自由贸易区的最佳安排是实现“三个零”(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这是不现实的。事实证明,市场开放也会产生副作用,如导致优胜者垄断市场、排挤弱势群体、要素资源流动不平衡等。这在一个国家内以及国家之间都是正确的,需要考虑总体平衡。在一定程度上,“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的兴起与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有关。在新的情况下,RCEP协议应尽量减少这些问题可能产生的副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市场的开放主要由多边机制(GATT/WTO)推动。然而,在现实中,像多哈回合那样,在多边层面推动包括监管建设在内的世界市场深度开放越来越困难。如今,尽管美国单边主义、世贸组织的启动、双边替代方案的使用(包括将北美区域自由贸易区改为双边特色的“memega协定”、TPP的退出等),但区域开放的趋势是不比这少。例如,最近宣布的大型自由贸易区已经建成:欧日密切伙伴关系协定、欧土自由贸易区协定、欧南自由贸易区协定、非洲自由贸易区等,是一目了然的CATC。兴。欧亚自由贸易区谈判了20年,突然加速。非洲自由贸易区决定采取“愿进”的方式,这表明开放发展仍然是大势所趋。

推动RCEP在今年完成谈判,中国的作用值得关注。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发挥了主导作用,加速RCEP谈判的希望很大。目前,中国正在与美国进行艰难的贸易谈判,而美国对中国的要价很高,这可能对RCEP谈判有利。如果中国可以为RCEP提供高级别的公开名单,它可以发挥主导作用。最近,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中国坚持开放发展的大方向是不可动摇的。这既是对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需要。承诺实践,RCEP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

相关阅读